机构动态

机构动态

唤醒,打破原生态

10个月前 (12-31) 热度:648 ℃

12月18-20日,2020·春禾种子教师教研活动在昆明举行。
这是针对春禾研学种子教师的第一次线下集中活动,为了让春禾种子教师实现教育理念和价值观的重新再建构,我们做了一些不一样的尝试和突破。
活动前,反复讨论方案,直到活动当天还在不断推演论证调整:如何设计一个游戏,把认知、理念、态度和价值观深度植入游戏中,不是靠他人讲、而是靠体验获得、靠自己“悟”来实现转变?

不破不立,再建构之前需要“解构”,打破之前的教育原生态。

教育原生态是什么?

当前基础教育还是千军万马挤独木桥的现状,几乎所有的学校教学都还在围绕中考高考成绩转,几乎所有的老师和学生都被考试成绩和排名压得喘不过气来,在应试教育的一条跑道上,所有学生都冲向985/211目标,无数个陪跑的孩子还在为“好好学习考上重点大学改变命运”而拼命苦学。

是谁在摇旗呐喊“提高一分,干掉千人”?是谁在宣扬“只要学不死,就往死里学”?又是谁把孩子们原本应该认知生命之贵、学会生存之道、享受生活之美的美好青少年时代的时间和空间几乎挤压为零?又是谁不堪重负透支时间精力和身体健康,把原本应该享受陪伴探究的教学生活过成了“半疯”的状态?

刷题应试之苦!零和游戏异化之恶!!代理工具之痛!!!

我们想要跟种子教师们一起看清体会这些教育的原生态。

 

01



体会“刷题应试之苦”

19日上午,教研活动从“抢椅子”游戏开始,14位老师抢5张椅子。每位老师拿到一份材料,将近两页A4纸,营养十足的“春禾研学金科玉律”。游戏规则:每位老师2分钟时间念读金科玉律,按照念读正确的条数(普通话,不漏、不错)的多少排序,前4名抢到椅子。还有1张椅子作为奖励,前4名在哪个小组人数最多,就奖励给哪个小组。

5分钟的“刷题”训练之后,游戏开始。游戏过程中,平时说话语速快的、或文科老师明显领先,曾做过普通话测试员的老师更是在这个游戏中占据了先天优势。有老师不由自主感叹“看!在这个规则之下,人生而不平等”。第一轮结果:第三组抢了3张椅子,被奖励了一张椅子;第一组抢了一张椅子;第二组没抢到。抢到的椅子不得转让,只能自己坐着,所有没抢到椅子的老师都站着进行了下一个活动环节。

一轮分享“教学工作中你最有成就感的一件事”分享过后,进行第二轮抢椅子游戏。开始有老师提出抗议:

这种规则下,我再怎么努力也抢不到椅子

有老师提出质疑:

我刚开始看这些内容的时候,觉得对教学还有些启发,现在为了比谁快这样机械地读这些内容,根本不会再想这上面在说什么,这活动有什么意义呢?!” 

此情此景,不正是当前刷题应试教育之现实吗?游戏中,只是刷题几分钟而已,抢的也不过是一张椅子而已。孩子们从初一至高三的6年的学习现实呢?孩子们刷题应试是在抢什么呢?

第二轮跟第一轮结果没有任何变化,两轮规则一样的情况下,抢到椅子的依然是那四位老师,获得奖励的依然是第三组。一直站着的老师中,有人开始烦躁抱怨这种游戏规则不公平;一直坐着的老师中,有人开始因为小组内只有自己坐着而觉得不好意思,如坐针毡。

 

02



认知“零和游戏异化之恶”

无论游戏规则变与不变、即使抢到椅子的人有变化,又如何?椅子总数不变的情况下,不是你站着就是我站着,零和游戏而已。

什么是零和游戏?

零和游戏是指参与博弈的各方,在严格竞争下,一方的收益必然意味着另一方的损失,博弈各方的收益和损失相加总和永远为“零”,双方不存在合作的可能。零和博弈的结果是一方吃掉另一方,一方的所得正是另一方的所失,整个社会的利益并不会因此而增加一分。也可以说:自己的幸福是建立在他人的痛苦之上的,二者的大小完全相等,因而双方都想尽一切办法以实现“损人利己(百度百科)。

当今相对最为公平的高考制度不就是一场零和游戏吗?

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曾撰文:

按照我国当前的招生录取制度,北京大学、清华大学,在一省范围内的招生计划是固定的,换言之,不管一省的学生怎么努力,也只有那么多的学生考北大、清华,不同的是谁进北大和清华。因此,考北大清华‘改变命运’只是针对极少数学生,而且,需要围绕‘改变命运’展开激烈的竞争比拼。从个体角度来说,这或许具有励志意义,然而,从整体教育发展来说,这属于‘零和博弈’,并没有带来整体利益的增加,不是你输就是我输。

零和游戏没有错,只要是资源有限的情况下,都需要竞争得之。错的是,当高考被赋予改变命运的神话时、当老师的教育使命学生的学习目的都是为了高考时、当地方教育管理部门每年都拿考上了几个清北来说事时,它就成了将学校、老师、学生都卷入其中的“你死我活的战争”,高考和基础教育(尤其是中学教育),就彻头彻尾地被异化了。

高考零和游戏被严重异化的恶果何在?忘了教育的本真,丢了教育的初心,异化了学习的目的。

正如陆逊老师在微信群里的痛斥:

几乎所有的基础教育阶段学校都把学生带向了升学考试,把本来纯属学生运用个人所学的应用场景之一的升学考试(正常的零和博弈模式)演绎成了班级、班主任老师、年级、学科组、学校、各地方教育局乃至政府全情参与的残酷竞争,把参与每一方都带向深渊,无以自拔!!!

也如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杨东平教授的痛心:

前几年能够考上北大清华的比例为0.03%,能考上985的比例为0.79%,能够上一本的比例为5.97%。我们的基础教育,就是引导上亿的青少年穿过这样狭小的针眼吗?显而易见,把上大学作为基础教育的最终目标,是对中小学教育的误导,是对教育方针的违背,是对绝大多数青少年深刻的伤害。(杨东平教育洞察Vol.06|高楼PK大山?培养普通人无关阶层和出身,教育思想网)


看看种子教师们在这次模拟高考的抢椅子零和游戏中体悟到了什么:

第一次知道了“零和游戏”这个概念,第一次知道了原来我们都是曾经是或者正在是零和博弈的参与者,受益者或者淘汰者。当今社会下的高考就是一次真正的零和游戏,而我们学生必然得面对和参与这次博弈,而如何教会我们学生游戏规则让他们从容应对博弈才是我们的任务……幸好参加这次培训,让我可以及时纠正自己的误区,至少对于之后的学生可以做到,努力让他们成为更好的自己。(陈璐老师,云南彝良县职业高中)
“抢凳子”游戏作为载体,让我们体悟了应试教育存在的问题和“零和游戏”的现状真让人深思和觉醒,“零和游戏”的现状让我们改变了对培养对象的认知,不是只培养拔尖的学生,而是面对全体学生,促进学生的全面发展,更好的适应未来世界的发展。同时,弱化成绩标签化,不以成绩的高低来评价学生的成功与否。(索良单老师 贵州关岭民族中学)


这个社会原本就没有绝对的公平,我们也不可能永远都有机会成为规则的制定者,但并不代表我们就必须得的服从于规则或者在规则面前无能为力。规则不可破,但我们可以选择如何活。我们完全可以改变我们面对规则的心态,我们更需要的是构建一个完备的认知体系,有一个明确的认知目标,有基本的自我认知能力。从而可以从容面对生活中自认为的不公平或者必须臣服的规则。(陈璐老师,云南彝良县职业高中)
规则里,我不可以打破,我只是一个代理性的工具,因为我自己也跳脱不出社会的评价,我也知道做起来很难,但是我可以选择自己如何去改变。不再用分数衡量学生我会去重新定义,但是对于农村孩子而言,目前的高考对他们来说的相对公平的,他们的地域、经济、成长环境决定了他们在资源,在眼界上的相对狭窄。但是我也明白不是每个人都适合读书,那面对这部分同学我可以让他们学会新的东西。规则我破不了,但是我可以选择怎样去教、去陪伴,让我的学生成为更好的自己!(陈元慧老师,黔西县第四中学)

当然,还有一些种子教师认为身处游戏之中,规则还是要遵守。

这,也是现实。

 

唤醒,改变的第一步!

这次活动中,种子教师们在“被实验”的过程中感受到了心理、情绪、认知被“刺激/拉伸的酸爽。每个人在活动中不由自主被带入,大多数人的“原生态展露无遗。

原生态被打破了吗?绝非易事,仅仅通过这一次教研活动,肯定不行。

但是,“唤醒”是打破的第一步,只有被唤醒了,才会产生由内而外的力量,进而能激发一些理念和行为的转变。

此次培训是一段不可复制的旅程,是一段自己与自己、自己与教育、自己与社会的一次对话,有打破也有建构,感恩!王思人老师 贵州省实验中学)
一天半的培训就这样画上逗号,我知道这是另一个开始,不是结束。这一天半又得到了新的洗礼,以前是技能,这次我更多的是思想转变,我想我到底培育的是什么样的学生呢?考高分还是懂得认知生命之贵,感受生活之美,学会生存之道呢?这次给我灵魂一问。我也知道,回去我面临的困难有多大,我并不奢求改变别人参与进来,我想我可以改变自己去努力,有一天出成果了,自然会有人加进来。(陈元慧老师,黔西县第四中学)
从昨天傍晚到今天晚上,进化游戏+春禾故事的破冰,电影《实验者》的启思,抢椅子游戏+教育故事引发的思考,春禾培训故事+培训方案的设计,逻辑思维启发式提问的训练,精准复盘的呈现,让成为“种子”的我们感受到来自春禾的阳光温暖、和风雨露,尝试着从自己开始改变并努力影响身边的人,将挂在嘴边的“好好学习考一所好大学”变成“努力成为更好的自己”,在教育的每一天让学生真切地体会生命可贵、学会生存之道、感受生活之美,要有静待花开的耐心,也要有草长、花开、枝展都是风景的平常心。(梁仁双老师,安顺市第一高级中学)

我们愿跟所有一线的老师们一起去努力,从自己开始改变,进而作为一个又一个的涟漪中心去引发更多的改变,一步一步打破应试教育的原生态,回归教育本真。

文案|王建霞

     排版|刘红玲


扫二维码|关注我们

一起关注研学



发表评论

◎欢迎参与讨论,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、交流您的观点。